《聊斋遗梦》:在艺术氛围中“赏”杂技

点击浏览下一张

10月9日晚,杂技剧《聊斋遗梦》在省杂技团金奖演艺厅上演。 □记者 房贤刚 报道

□ 本报记者 王红军

以杂技的形式在戏剧舞台上讲《聊斋》故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次大胆尝试。10月9日至10日晚,由省杂技团推出的大型魔幻杂技剧《聊斋遗梦》在金奖演艺厅参加了十艺节文华奖角逐(见右图),借助3D舞美全息技术把聊斋故事搬上了杂技舞台。

“这部戏不像我们过去看的杂技,一个一个的杂技节目,除了完全体现杂技技艺外,更重要的是增加了艺术处理,让观众看后不是揪心,而是在艺术氛围中观看高难的杂技动作,也就是说杂技节目的艺术含量更高了。”省杂技团团长姚建国说。

杂技与传统文化的融合

《聊斋遗梦》讲述的是一个书生与狐仙凄美的爱情故事。书生与狐仙相恋却受蛇妖的阻挠,判官徇私枉法害死书生,狐仙用自己的灵丹救回书生,最终香消玉殒。该剧故事细腻曲折,配合优美的杂技肢体表演,呈现出一幅如梦似幻的画面。

谈到创作的缘起,姚建国表示,该剧的创作灵感来源于2008年省杂技团在国际市场演出的杂技主题晚会《东方神奇》。“《东方神奇》曾在美国60多个城市商演,主创们看完录像后认为其梦幻色彩非常适合演绎聊斋故事,由此坚定了打造这部作品的决心。”

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该剧编剧冯双白对杂技剧《聊斋遗梦》的选题非常认可,仅文学剧本就修改了五六稿。“山东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我们探索把传统的神奇传说故事、山东省杂技团高超的杂技艺术以及当代观众接受的舞台审美样式结合起来。”

搬上舞台后,《聊斋遗梦》每周末在金奖演艺厅演出,并在演出中不断地打磨提升。“这部戏从剧情到演员表演、杂技技术动作都作出了修改调整,还增加了威亚和皮筋,使得整个剧情更清晰了,可看性更强了。”姚建国表示,作为一台剧来讲,这部戏的艺术氛围更浓了。

该剧由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作曲郭思达担纲。“在选材上,我们借鉴了‘聊斋俚曲’里的很多元素。比如说,体现市井的部分完全运用了俚曲的原型音调。而狐仙、蛇妖部分大量运用电子音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也是该剧的音乐特点。”郭思达说。

“上天入地”演绎魔幻《聊斋》

在杂技界,有“地上的不上天、天上的不入地”的说法。“一般来说,杂技演员只专练一门技术,不会混杂在一起。”导演张弋举例说,“杂技中柔术的演员从来不上吊环,但剧中的三个主要人物,在四个场景中,能‘上天入地’表达情感。”

在剧中,饰演“书生”的郭庆龙,吊环与钻圈、爬竿等项目都是“必修课”。尤其是在“地狱受刑”情节中,他还要借助“皮筋”从高处俯冲下来,这要克服极高的技术难度。“我以前没有练过‘空中’项目,训练时吓得直冒冷汗,尝试了几次之后才敢跳。”

张弋介绍说,省杂技团曾经有3个节目获得金小丑大奖。“我们编排时的难题是,重技术性还是艺术性?于是,在体现气氛的节目中选择了‘组合拳’,把《空竹》、《草帽》、《跳绳》等节目组合起来,最高难度的《蹬人》在专门的篇章加以体现。”

经过多次打磨提升,该剧杂技技术动作也有突破。姚建国说,我们紧扣主题、紧扣剧情,引进威亚、皮筋来做一些杂技动作。“‘红狐狸’原来是通过硬竿攀爬上去,改动后借助威亚在软绳上迅速攀爬,然后俯冲下来把蛇妖杀死,这是艺术、杂技与威亚技术的完美结合。”

“只有高难度的杂技技艺远远不够,我们要演故事,所以演员要同时具备肢体表演、塑造人物的能力。”据姚建国介绍,为了提高演员们的表演能力,剧团还特意聘请专业老师教授形体、戏剧表演课程,对演员进行了3个月的集中培训。

以精品剧目来开拓演艺市场

在创排过程中,省杂技团广纳人才,除了冯双白、张弋、刘小荷等专家外,还以签约的形式吸纳了80名杂技演员,成为剧目演出的骨干力量。在剧中饰演蛇妖的丁嘉恒来自广西柳州。

作为省内文艺单位转企改制的先行者,省杂技团不仅有面向国内演出市场、海外市场的多层次演出队伍,还尝试在创作和演出中推行项目制,把《聊斋遗梦》打造成旅游演出品牌。

“在《聊斋遗梦》推出后,我们期望能够打造成固定的旅游演出剧目,在市场上有更好的前景。”姚建国表示,“我们也考虑推出‘经典版’的《聊斋遗梦》,在演员阵容和舞台设计上重新打造,以适合‘转场’巡演的需要。”